湖北省禁毒办举行“禁毒知识有奖竞答活动”抽奖仪式   湖北省禁毒委员会办公室、中科院武汉植物园共建禁毒科  
    首页 >> 毒品知识 >> 禁毒知识 >> 正文
网瘾“治疗”:怎一个伪科学了得
时间:2009-9-1 8:52:40 点击:


  继8月5日有媒体报道南宁“起航拯救训练营”将网瘾少年殴打致死案件后,8月7日又有媒体曝:东莞刘先生送孩子进入一训练营,没想到1个月后孩子被急送医院,经医生诊断为殴打、缺乏饮用水造成肾衰竭,训练营随后支付3万元安抚费。类似针对网瘾或“问题少年”的“训练营”殴打孩子致伤残事件不在少数。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认为,现在的网瘾“治疗”基本可以归为伪科学范畴,政府应像打假、治理不法摊贩那样加以干预。

  什么是网瘾?有何病理指标和医疗标准?由谁来治?用什么样的药物?谁来管理?这一连串的问题都可能是伪问题,尽管5月14日我国首个《网络成瘾诊断治疗标准》通过了国内众多精神医学专家的论证。该标准制定负责人、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主任陶然强调,网络成瘾是精神疾病,其主要临床症状是对网络渴求、戒断后有强烈反应、非工作原因每天上网超过6小时。“人的心理和行为障碍就是精神类疾病的表现,不必谈病色变,甚至讳疾忌医。” 但此说能否得到公众、网迷认同,却是一个问题。“一觉醒来,我居然变成精神病了!”有网友得知“网络成瘾”将被列为精神疾病时惊呼。

  一名叫王子于的“魔兽世界”玩家在《中国青年报》撰文称,以学习成绩来看,本人不属于网瘾,谢绝“电疗”与“跑步”。在他看来,网络游戏不仅仅是游戏,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它也是一种教育。网络游戏的“教育”致力于对“学生”兴趣的培养、信心的树立、耐心的形成,无论是否有教师引导, “学生”始终保持对“知识”的极大兴趣——这种教育模式不正是无数教育家所期盼的吗?

  在王子于看来,网瘾并非病,其形成的根本正在于目前应试教育的无聊无趣和超强压力。姜奇平也认为,将网瘾曲解为病,带有对互联网的歧视。“社会上有赌博成瘾、吸烟成瘾等,但现在人们偏拿网瘾大做文章,是因为在潜意识中残留歧视互联网的成分。”网瘾是物极必反的结果,是因为青少年需求满足上“欠债”太多。“只要应试不走极端,网瘾的极端现象自然就会消失。许多发达国家不强调应试教育,网瘾也少,就是证明。”

  由于网瘾定性不确切,成因及病症难以“确诊”,因此给“治疗”带来了一系列麻烦。《网络成瘾诊断治疗标准》尽管有众多精神医学专家论证,但依然缺乏权威性,其精神疾病的治疗标准似乎应由国家卫生部予以颁行。即便如此,谁有权确诊网迷患病,谁具备治疗网瘾病的资格,仍是一片混沌,并不了然。

  与此相反,却有那么多单位盯上了网瘾“治疗”这块“大蛋糕”,甚至将此作为谋利手段。例如“起航拯救训练营”,训练为期3个月,交费共计17000元。然而,这些“训练营”“治疗”网瘾的手段显然是粗暴、浅陋的。华中师范大学素质教育研究中心教授陶宏开提供的资料显示:早在2004 年,“强制灌服中药戒网瘾”便在宁波出现,而后又出现暴力倾向明显的“魔鬼训练营”、以催眠为主要手段的网瘾治疗。如何对网瘾治疗机构进行日常监督,教育和工商部门均未能给出一个明确答案,事实上也没有清晰的职权界定。如此乱象,怎一个伪科学了得?




湖北禁毒网 版权所有
鄂ICP备 09027863号 主办:湖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